• 追龙卷风的人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一家人与一群鹤的死活相守 哈尔滨一家人与一群鹤的死活相守 徐秀娟的父母和侄女在回想徐秀娟8月17日摄。2017年是徐秀娟烈士捐躯三十周年。梁冬摄 是悲歌,更是壮歌。 运气能有多悲情?还记得捐躯在池沼中的养鹤女孩吗?近30年后可怜再次降临,接过她事业的小弟徐建峰,一样因公殉职。 信念能有多执著?徐建峰的女儿一样呼应溟溟中的召唤,告别繁荣都会,回到扎龙天然庇护区。她说:“惟独在这里,我能力找到心坎的平和平静。” 娟子的传说 在广袤的黑龙江大地上,嫩江委宛南流,河之东岸有一块夏如翡翠、冬如白玉的大湿地――扎龙天然庇护区。这里以栖居繁殖着天然的精灵――丹顶鹤,闻名于世。 “在全国仅存的三大丹顶鹤种群中,惟独我国的扎龙种群仍生机勃勃地坚持天然迁移。但庇护区树立之初,这群鹤也曾处境濒危。”扎龙国家级天然庇护区管理局常务副局长王文峰说。 据记录,1975年建区之初,丹顶鹤总数仅140只摆布。 丹顶鹤一身傲骨又极为敏感,人们基本没法濒临,庇护事情一时不知如何动手。各人发觉,本地有一名渔民徐铁林,身怀绝技,他曾经多次遇到受伤的丹顶鹤,救回家养好伤又放飞。 “老徐一家与鹤相邻相依,索性就请他介入了管护事情,最后庇护区的牌子就借挂在他家。”王文峰说。 老徐和伙伴们艰巨跋涉在池沼中,在2100平方公里、相当于2个香港面积的庇护区内,几乎摸清了每处鹤巢。各人逐步发觉,“野生孵化+野外散养”的“半野化”庇护体式格局,成活率最高,野性坚持最佳,而且幼鹤天然地就随着成鹤南飞了。 当时他们还不晓得,开初多个国际组织试图野生重建鹤类迁移均告失败,扎龙“土方法”会成为唯一胜利类型。他们不晓得的还有,这与老徐一家开初的悲情遭遇,会有一种隐秘的联系。 这是徐秀娟与湿地中的鹤材料照片。 发 徐怙恃女叫徐秀娟,从小就随着老徐在火炕上孵鹤,各人亲近 窃窃私语地叫她“娟子”。照片上,娟子略显漆黑、牙齿益显洁白、眼神格外明澈。她呵护的鹤,每年都会飞往江苏盐城越冬。1986年5月,徐秀娟遽然接到盐城约请,共同创建滩涂珍禽天然庇护区。娟子二话没说,怀揣着3枚丹顶鹤蛋就动身了。她一路用体温暖着,奔波了3天3夜,终于来到黄海之滨。

    上一篇:研究显示水稻约1万年前在长江下游开始驯化

    下一篇:杜绝“牵绳遛孩子”政府须出手